辉煌夜

会画点画,写点段子,小学生水平,以上。





擅长自娱自乐。圈名=辉煌
社恐又交障
我的脑洞都很鹅心又无聊,但素别打我,告诉我我会改的!!( ̥́ ˍ ̀ू )

是个东方狗,博丽灵梦厨
封面是《吞噬人间》,虽然画得也是很草稿的那类但是真的超级好看,跪求吃下这个安利,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有些恋恋 慧音和 慧音x灵梦 的要素
最后两张可能会有一点点不舒服

那个…你们…有没有人…来…一起产粮啊……

这儿欢迎所有热爱瑞金的旁友们一起玩!人多起来了咱们就搞搞活动呀!!\\\└('ω')┘////
里面还有可爱的金在等你们哟!((ง ´͈౪`͈)ว来陪他聊天吧!!(顺带给金征一只格瑞(=´∀`)人(´∀`=)来陪金玩吧!

欢迎加入瑞金保护协会,群号码:453395382

【胜出/接文】KFD(三)

翌日,出久一行人来到采购中心。
阴云在空中流转着,太阳的光芒在其中时隐时现。微风掠过枝叶轻轻发出“沙沙”的声响。
“今天很凉快呢,看上去暂时还不会下雨,正适合购物!”丽日向前跑了几步,高兴地挥舞着手臂:“大家也快出发吧!”
“好的!”
“来了!”
“啊,好的…!”出久应声。下意识地稍稍侧头瞄了爆豪一眼。爆豪如平常一般皱着眉头看着前方,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却有些焦虑。
似是感受到了对方的视线,爆豪转过头来,正好与之相对。“……什么事。”“啊!没…没什么……”出久慌张地移开视线,扯出一个奇怪的笑脸。
爆豪看着这样的出久,脑海中却忽然跳出了初中时的片段。现在这个世界没有个性,他(deku)也不会再因为那种危险的个性(ofa)而受伤,他也不会因此而伤害到他……想到这里,爆豪眼帘低垂,咬了咬牙。他本该能够平安无事的吧,可现在为什么却…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个世界线的废久本是无辜的。”这个想法的出现让爆豪身体一颤,垂下的手指忍不住发抖。
“啧……”爆豪倒吸着气,手抚上紧闭的双眼,莫名的轻微疼痛一阵阵传至大脑。
“小…小胜……?”出久惴惴不安地轻声问道。
“啊?”
“噫…!”出久缩了一下,又说道:“大…大家都已经走了……我们也……?”
不知何时已经只剩下他们站在原地,大家似乎是决定分头行动了。
“啊,走吧。”
“嗯……”
爆豪大步向前走着,心底不住地烦躁。
这里他在α世界线没有经历过,全然不知会发生什么情况。无法预测,更无法做好预防。若是发生什么,他难以在伤害最小的情况下让那个家伙(废物)全身而退。要是发生了的话……
过一会,总感到身后似是没有了出久的气息。转头望去,身后只剩下了来来往往的行人。
“废久……?”
“废久……!?”
爆豪四处望了望,着急地拨开人群向原路跑了起来。
啧…怎么这样都会不见……这个废久……!
这里是β世界线,他是必死的。
“可恶……不管怎样都好……”
至少…“至少再给我多活一阵子啊废久!!”
一路上不知碰撞了多少人,他也无暇顾及这种事情了。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焦虑,“要快点找到那家伙才行,不然……”为了这种事情……啧…
“废久!!”推开最后的人,印入眼帘的光景,却是红色的。
爆豪的身体顿了一下,瞳孔猛然收缩。赤色的瞳孔内印照着的,是赤色的血。
人群熙熙攘攘,有的人吓得尖叫而逃,而有的人却还站于此处看热闹。
来晚了一秒吧。
最后一眼见到时候,还在笑着的绿谷出久。倒在地面上的是,从身下渐渐渗出赤色的绿谷出久。
“……”爆豪张了张口,瞳孔充斥着血色。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爆豪冲上去对黑衣人挥拳,拳下却一空,紧接着被对方的手掌紧紧握住。
“你觉得我做了什么呢?”低沉的声音从黑色的兜帽下传来,带着丝丝嘲讽之意,“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你这个疯子……”赤瞳紧锁着眼前的人,犹如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仿佛要将对方撕成碎片。
“你这么贸然冲上来才比较像个疯子吧?”穿着黑色帽兜衫的人笑了笑,“明明没有 个性 ,却还如此莽撞呢。”
个性。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个性…?
来不及思虑,对方用力捏紧爆豪的拳头,将其往前一推。同时爆豪也觉察到对方的意图,迅速往后退开。
“放心吧,他没死。”
“……”
“只是给他的手臂来了一刀而已,不过流了这么多血,我可没注意轻重…”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
爆豪睁大眼睛,脸上不断浸出细密的冷汗。口微微张开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无法发声。想要吐出的言语全部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也难以咽下。
“我说,他快不行了吧?”黑衣人往前几步越过发愣的爆豪胜己。
“不用救他么?”
“不知道在这个没有个性的世界里,他是否能够存活下去呢?”
爆豪闻声回过神来,转身向他伸出手。
“你个混蛋给我站住!!”
伴随着一阵阵尖叫声,黑衣人冲出了人群消失不见。
雨滴一点一点掉落下来,挂在叶子上,最终还是落到硬凉的水泥地上。
这附近大概没有医院吧。
爆豪跪在地上,抱起了绿谷出久。他撕下身上的布料,绑在出久的伤口处。
医生,真慢啊。
“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豪咬着牙,又松开了牙关。握着拳的手张开,落在出久柔软的绿发上,手掌摩挲着。冷冽的雨一点点落到爆豪温热的身上,出久的温度一点点从爆豪的指尖流逝。

没有个性,更没有英雄。

【TBC】

【觉军】关于情人节(Valentine's Day Chocolate)

关于情人节(Valentine's Day Chocolate)

"People will send chocolate on Valentine's day, people will feel happy."

Flippy一如既往地在超市买今晚做饭用的食材。将手中的食材放进篮子里,抬起头来时,身旁的Fliqpy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又是这样……每次没看着就会不见……
正准备动身去找,熟悉的声音便传来。
“笨蛋Flippy,这边。”
顺着声音来源望去,果然是Fliqpy。什么啊,已经在门口了吗。
Fliqpy靠在墙边。一只腿支撑着身子,另一条腿曲着,双臂抱起,慵懒地看着Flippy。
“走吧。”结完账时,Flippy无意地看到一个专柜。只是一眼,就记得了。那是卖巧克力的专柜,写着情人节特价之类的。原来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吗……
不知为何,一路上都十分沉默着。
Flippy悄悄侧过头看向Fliqpy,却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诶!啊…那个……我不是……”
“什么?”Fliqpy回问道。但脸上也并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看着真不像他啊……“唔……就是……”Flippy支吾了一下,小心地问道:“就是……感觉你今天…很安静呢……感觉很没精神……发生什么吗……?”
闻言,Fliqpy终于变化了表情,疑惑地看着Flippy,说道:“没有啊。”举起另一只没有拿东西的手摸了摸Flippy的头,与平日的残暴截然不同的温柔力度让Flippy莫名的感到惊悚。
这家伙…果然很奇怪啊……
入夜。
“喂——笨蛋Flippy,已经很晚了该睡觉了啊!”
“啊!噢,知道啦!你先睡吧!我还有事要做——”话音刚落,一只带着丝丝寒气的手拍上了肩膀。Flippy身体一颤,缓缓转过头。
“啊…Fliqpy……怎……”Flippy还未说完,手腕便被Fliqpy捉住。Fliqpy拉着Flippy走回房间。
力气好大……早上那个温柔的Fliqpy是错觉吗……!?
“笨蛋Flippy,不好好睡觉对身体不好!”
“好…好啦!我知道啦!”
灯被关上。寂静的夜晚里,镇里的大家都已经睡了。周围安静得只有虫鸣和两人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Flippy睁开眼睛,轻手轻脚地下了床。不安地再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Fliqpy。应该…没有弄醒吧……
等待Flippy离开了房间后,Fliqpy睁开眼睛。金色的瞳孔在幽夜里显得更加清冷。自己好歹也是军人,要是这点响声都醒不了的话怎么还能活到现在呢……笨蛋Flippy。

唔…可可豆…记得还有的……啊,在这!
然而此时的Flippy正在厨房里倒腾着。丝毫没发现门外的人。

早晨。
“叮咚——”唔…什么声音……
门铃声没再响起。
大概是错觉吧……

打开门,Flaky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什么。
“那…那个…早上好……Flip……”Flaky脸上带着红晕,低着头支吾着。
“喂…你倒是抬头看看,我不是Flippy。”
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Flaky慌张地抬起头,说道:“啊!啊是Fliqpy先生……抱歉!那…那个……这个……”她从把手上的盒子递给Fliqpy。“这个……请问可不可以…帮我给Flippy先生!拜托了!!”
啊,是那个粉毛的姑娘,好像是总是跟着Flippy的来着……Fliqpy低头看了一眼盒子。忽然勾起了嘴角,恶趣味的笑容挂在脸上。“嗯…虽然可以是可以……不过其实Flippy他啊,不喜欢吃甜食来着。”
啊?不喜欢吃甜食……!?
Flaky慌忙说道:“抱…抱歉!既然这样就算了!打扰了!!”看着好像落荒而逃似的背影,Fliqpy笑了起来。
“Flippy…只是我一个人的噢。”

“啪嗒。”
“唔……”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Flippy艰难地睁开眼睛。“Fliqpy……?”
“啊,吵醒你了吗。”Fliqpy走到床边坐下。
“刚刚是不是有人来了……好像听到了门铃声……”
“啊,没有,是你做梦了。”
“是吗……?”Fliqpy今天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今天……?
“啊!”Flippy快速地从床上起来。
“怎么了?”
“啊!待会再说!Fliqpy你先去客厅等下!!”
“哈?”这家伙是在命令我吗?看着Flippy急急忙忙的样子,也并没有说些什么了,干脆听他先说的去客厅等着好了。

过一会,看到Flippy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小袋东西。
“好慢啊笨蛋Flippy。”
“知道啦!还不是为了……”
“什么?”
“唔……”Flippy将袋子往Fliqpy面前一递:“这个啦!”
Fliqpy静静看着Flippy。气氛莫名的沉寂起来,但Flippy只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热了。
“这是什么?”
“这…唔……情……”
“好小声,听不见。”
“这…这是……情人节的巧克力啦……!”说完,Flippy捂着脸,羞耻心爆棚,感觉自己快要阵亡了,这家伙干嘛要问到这种地步啊!?
“……”
“……”
“噗嗤……”Fliqpy忽然笑了出来。
“怎…怎么啦!干嘛这样……”听见笑声,Flippy放下手羞愤地看着Fliqpy强忍笑意的样子。
Fliqpy手一伸,握住Flippy的手腕往后将他拉进自己怀里,另一只手顺势环住他的腰防止他起身。
“哇啊——!”Flippy踉跄着跌在Fliqpy怀里,一只手腕被Fliqpy捉着,身子也被紧紧环住,另一只手里还紧紧捉着巧克力的袋子。因为无法起身,也没有手能够支撑自己,只能以那种紧贴着对方双腿曲起的奇怪姿势坐在Fliqpy的大腿上。
“做什么啊Fliqpy……”呜…感觉好奇怪……
对方呼吸的温度喷洒在耳边,身体紧贴着,完全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律动和呼吸的起伏。
“喂我吧。”
“诶?什么??”
“喂我吃啦,笨蛋Flippy。”
“你…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了……”
“……可是你捉着我的手……”
Fliqpy放开Flippy的手,又将不安分的爪子移到他的腰上。
还是没有放开啊这家伙……
Flippy欲哭无泪。还是打开袋子拿出一颗巧克力喂给Fliqpy。
“嗯…很好吃。果然还是Flippy了解我呢。”
“这…这样吗……喜欢就好……”Flippy不禁露出了笑容,尽管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Fliqpy松开了手,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Fliqpy已经迅速地拈起一块巧克力塞到嘴里,按着Flippy的头吻了上去。
柔软的舌头强势地伸了进来,巧克力的甜味立刻扩散到口腔中,带着可可粉的苦涩,让人不会感到过于甜腻。舌头被反复的舔弄着,滑过口腔的每一处,交换着双方的唾液,发出粘腻的“啾”的水声。
Flippy犹如溺水之人般伸出手,与Fliqpy十指交缠着,紧紧缠住。
直到巧克力完全溶化,Fliqpy噙住Flippy的下唇吮吸着,随后意犹未尽似的亲吻了对方的唇角才离开。
Fliqpy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仿佛上面还留着巧克力的甜味。
Flippy还沉浸在刚才的余味里,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紧紧抓着Fliqpy的衣服,另一只十指交缠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下意识地舔了一下湿润的嘴唇,刚才亲密的场景更加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脸很红啊,Flippy。”Fliqpy将巧克力袋子放到桌面上,搂紧了Flippy。“今天是情人节呢……是不是该说些什么?”凑到Flippy的耳边,恶意地将呼吸喷洒其上。
“比如……我爱你,Flippy。”
还未完全清醒,又被投了一颗重磅炸弹。
“我…我……”Flippy感觉现在自己的脸肯定是前所未有的红,滚烫滚烫的在冬天里一定十分暖和……不不才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啊!
Flippy也伸手环住了Fliqpy的脖子,头微微低着靠在他的肩膀上。
“我……我也是……我……我爱你,Fliqpy……”声音越来越小,Flippy将头埋得更低了。“呜哇!”蓦然,Fliqpy将Flippy抱起向房间走去。把Flippy放在床上随后欺身上去。
“Fliqpy你做什么啊……”有不好的预感。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你情我愿,当然是直接上了。”
“为什么是这个啊!?没有啊!?”
“你早上的时候不是觉得我很没精神吗,好像很担心的样子呢,Flippy真可爱~”
“……”(脸红)
“所以说,我现在有精神了。你该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吧?”语落,Fliqpy便低下头啃咬、舔舐着Flippy的脖子。
“唔……等…等下……呜嗯……不…不要这样……”
“那我就换一种方式吧?”
总之是要吃定你了☆

fin.


烂尾,摸鱼,还在考虑要不要按这个继续写肉orz

【怪盗joker】【SJ】短篇

大概是练笔,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什么

1.重逢
“今天的盗宝也是大成功☆”银发少年在飞快地在展厅里跑着。
“站住!怪盗Joker!我今天非逮捕你不可!”
“嘻嘻,想捉住我还太早了呢鬼山警部!”眼看马上就要到门口,想着回去就能吃到阿八的咖喱,心思已经不知飞到哪去。
“砰——”不知哪个警察胡乱开的枪。子弹在空中划过遗留下令人刺鼻的硝烟,向少年的身后飞去。
忽然从旁边的黑暗深处射出一道红光,与子弹互相击中。“真是大意的家伙啊。”
“谁……”
一抹紫色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帽子下的人露出一个笑容,从窗外照入的月光洒在身上,鲨鱼牙泛出幽幽的白。
“好久不见,Joker。”
2.追赶
Joker一边躲闪着向自己袭来的红光,一边奔跑着,声音带着些许愤怒与无奈:“怎么又是你啊,Shadow!”
来人紧追着他的脚步,手中的伞不停地向前面的人发射着红光。“为什么不可是我呢?我可是要遮蔽光明的黑影——Shadow Joker!”
“可恶……要怎么摆脱那家伙呢……”忽然,身边有一个黑影闪到自己的身前。Joker来不及停下脚步,撞到前人的身上。手腕迅速被对方的手捉住,同时本想往后躲闪因手被对方捉住使得脚下一绊,身体不由自主往后倒去。
Shadow也因预料不及睁大双眼在拉力的作用下一同向前倾倒。“啊——!”“boom”“嘶……”Shadow一手捉着Joker一手支撑着地面半起身。看着因疼痛紧闭着双眼的Joker,嘴边忽然向上扬起一个弧度。用腿压着对方,脸靠近对方的耳边。同时Joker也因压力睁开了双眼看见Shadow正在自己旁边正被吓得准备大叫出声。“呐,Joker……”Shadow轻轻地笑着。Joker的脑子正一片混乱,只听对方轻喃自己的名字,微微张开嘴唇却不知为何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要离开我。”
(再写下去就要R18了)
3.思念
Shadow拉过Joker将其拥进怀里。两人看不见对方的神情。Joker只感觉Shadow拥紧他的手越来越用力。忍不住皱起眉闭上了一只眼只能开口询问。“怎……怎么了Shadow……”Shadow微微张开口,又闭合,更是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如此沉静了一会。Shadow松开了怀中的人,握着对方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对方的脸。金色的眼睛微微泛着模糊,指尖摩擦着。伸出食指从对方脸上游移到眼睛旁,轻摩着眼睛的轮廓。“蓝色的眼眸,(与你相配)很好看呢……”嘴里轻喃出声。听见对方的言语,Joker一愣,不禁也伸手抚向自己的眼睛,却触摸到对方的手,又迅速像触电一般闪开。微微转过头眼睛移向别处,开口道:“啊,这,这样吗……你的眼睛也很好看啊……”“是吗?”闻言,Shadow缓缓靠近Joker。
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啦……Joker边想着,嘴里却还是结结巴巴的:“是,是啊。Shadow的眼睛金色的好纯粹呢,很好看哦!”说着转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却被忽然接近的人吓到。忽然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蓝色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对方的样子。Shadow半睁开眼睛,看见Joker还是一脸吃惊的样子睁大了眼睛。手抚上对方的眼帘将其合上,嘴里轻轻发出几个音节。“这种时候可要闭上眼睛哦。”说完便又将手叠在对方垂放在地上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百合】【姐妹】大概是练笔

今天,她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小时候了。那时我还不是很喜欢她。我父母对我很严格,我又很调皮,她却很乖巧。母亲教训我的时候,她就站在一旁,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我们,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母亲总会拿她来教训我,说她多么乖巧,我多么调皮,让我学着点。被训完话后,我总是哭着,愤愤地看着她,说“都怪你!”“都是你的错!”尽管我这么说她,她还是沉默着,不哭不闹地看着我。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许多。再次的相见,我以为她会记着以前的事情,讨厌我。但她并没有。相处过程中,我知道她学习非常好。因为她的母亲对她也很严格。考试成绩没有95分以上,就骂她,把她骂到哭。平时别的孩子在休息时,她却在辛苦地写着一大堆另外的练习册。看着她沉默的样子,似乎渐渐开始有些莫名的情感。大人们说她平时都很沉默。她的母亲也总说她,让她学着点我,活泼点。我开始觉得奇怪,我说没有啊,她挺活泼的。我才明白,她是只有我们两个独处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面。

一天天过去,我似乎越来越喜欢她了。直到那天晚上,我下定了决心。她和我说,她也很喜欢我,以后想要嫁给我。心情太过于激动,我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笑了笑。不管她是开玩笑还是如何,我却已经当真了。

这一天还是来了,虽然早已预料到这么一天。

她要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笑着向我伸出了手,嘴里说着感谢的话,听着却那么刺耳。

“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照顾着她,如今她嫁给了我,我会让她幸福的”

我紧紧地瞪着他,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又看向了她,她看着我,眼神中似乎有些担忧。我笑了一下,也把手伸过去。“那就好,你可要好好待她,不然我可是会找你麻烦的噢!”我开玩笑般说着,拍了一下他的肩,我们都笑了起来。

和他们打完招呼,我向外走去。她叫住了我。
“你要离开吗?”
“没,我只是出去走走。”
“……”
“放心吧,我会参加你的婚礼的,我会见证你的幸福的。”说完我继续走着。
“姐姐!”她追上我,说道:“我也爱你。”
“……嗯。”

婚礼的祝福乐响起。
一对新人走到了台上。
两人依偎在一起笑着。
下面一片祝福声。
今天,她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怪盗joker】【SJ】

三十题中的1、2、3、4、5、6、8
写得毫无虐点,谨慎食用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Shadow,你给我让开!”眼前的人几乎是嘶吼般地对他说话。然而他却无动于衷。眼帘慢慢垂下,遮住了半边眸子。Shadow面无表情地看着Joker,低沉的嗓音从喉咙发出,透出丝丝无奈:“Joker…不要过去了好吗……你不可能救得了……”“那又如何!?”话道一半便被对方打断。“让开。”Joker迅速从Shadow身边跑过,只留下Shadow伫立在原地与空中他伸到一半的手。
2.反目成仇
Joker紧紧的咬着牙,蓝色的眸子透着愤怒。视线停留在眼前人的眼睛。对方也没有逃避目光,只是眸底一片波澜无惊,与Joker的愤怒形成对比。蓦然,一张牌从耳旁飞过,一缕发丝飘落。Shadow看了一眼飘落的头发,忽然勾起了嘴角,看向Joker。手里拿着伞,嘴里吐出意外轻快地话语:“哈,这是要和我打吗,Joker?”Joker怒视着Shadow,挑衅般的话语使他更为愤怒,声音也因为愤怒微微颤抖着:“我要杀了你…!Shadow!”说着手里夹着牌向Shadow冲去。“既然如此,那么来吧……”Shadow拿起伞挡在面前。在Joker的牌马上要触及他时,他忽然勾起嘴角,眼眸露出无奈与悲伤。手中的伞被松开,落到地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3.终其一生的单恋
“Joker,这个情人节你打算怎么过?”Spade笑着问道。Joker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无奈地回答:“能怎么过啦,就这样呗,我又没有情侣。”“那今天我们一起过吧?”“哈?Spade,你在开什么玩笑!”“反正我们都是单身狗嘛,没人陪我们我们自己玩呗。”“嗯……好吧反正也没事做。”“那我们今天——”
在两人不远处的树荫处,Shadow背对着他们靠着树,低着头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手里拿着预告函,放在胸口的位置。“Joker……”Shadow闭上眼睛,滑坐在地上,抬头拿起信封挡着眼睛,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流下。
4.分手
“Shadow。”站在Shadow对面的Joker低沉着脸,眼神黯淡无光。“我们还是分手吧。”Shadow闻言,眼眸闪烁了一下,随后喉咙发出应声。“嗯。”Joker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发出疑惑:“Shadow你……不会难过吗…?”Joker轻咬着下唇,仿佛不敢相信。“啊,该怎么说呢。”Shadow忽然苦笑:“也许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什么真的……”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几缕。Shadow翻身仰面对着天花板,手臂挡在脸上,眼泪从两旁流下,张开口轻声道:“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至少我们还相爱过,但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5.与爱无关
rose回到家,听见厨房的声响,闻到传来的香味,就知道肯定又是Shadow在做咖喱了。“哥哥!”Rose无奈的看着Shadow:“不是说了吗,饿了的话等我回来做饭就是了。”听见Rose的声音,Shadow转过头,笑着说:“啊,没事的,我不饿。”“哥哥…你不饿…那为什么又在做咖喱呢?”“那是因为他饿了……”Shadow一怔。他…?Shadow睁大眼睛,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眼前Rose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哥哥!”Shadow痛苦地抱着头蹲下身,双眼紧闭着。“他…是谁……”
“受害者Jack,抢救无效。”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6.报复
“Shadow,我爱你哟…”“砰——!”手枪应声落下。掉落到地面,发出“啪嗒”的声响。Shadow看着倒在地面的银发少年。他蹲下身将Joker抱在怀里,直到怀中的人不再接受他身体的温度,已经变得冰凉。
Shadow低着头,看不清他的面容。眼泪一滴滴地低落到Joker冰凉的身躯上。Shadow抬起头,温热的手抚上Joker的脸,拇指来回一遍遍地轻抚着。他笑着看着他,放大的眼瞳中映着他熟睡的模样,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也爱你哦…Joker…”
8.错过一世
雨一点一点地从天上落下,手中的伞掉落到地面。眼前的人指尖夹着牌,眼帘半遮,却盖不住眼底的怒火。“永别了,Shadow。”“嗯,永别了。”心中的话还未说出口,身躯已经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呐,Joker,我…爱你哟。
雨淅淅沥沥的。
“喂!King!等等我啊!”“真是的,Jack走快点啊,师傅他们还在等着啊。”雨打在Joker身上,他奔跑着想要追上前面的人。忽然一个身影从身旁经过。Joker转过头,视线停留在撑着深蓝色雨伞的身影与身边一位紫发的少女。“那是……”“boom”“啊呀!”“哇!”“Jack,走路要看着前面啦!”“呜哇我知道啦!”

【怪盗joker】【SJ】粘着系shadow的十五年

「粘着系shadow的十五年」
用编织成的爱给你的诗句
十五年间不间断地寄给你
回音还没有来
回音还没有来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想向你表达
我的『心』
第二年是不顾一切的
到了警官查到家里都不知道的地步
他们破门而入
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写好了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
在mixi把诗句贴在日记里
有人关注我了
我很开心
第四年家里大扫除
rose帮我整理信纸
我也依旧在写着
『这么多是写给谁的呢』
是为『他』
我是这么说的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间不间断地写给你
回音还没有来
你的答复还没有来
第五年和朋友的关系逐渐好起来了
但如果让他们看我写的东西的话
说不定会吓一跳
每天坚持着写给你
为的是想表达我的『心』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
当时rose很着急
不过和你比起来
生病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七年我痊愈了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神奇的怪盗呢
还是带来温暖的光明呢
第八年我也完全没变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怪盗中的奇迹呢
还是触及不到的温暖呢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表达给你
回音还没有来
第九年我遭到事故
好像脑袋被很厉害地撞到了
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但只有喜欢你这件事情还是记得的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记忆也还没有恢复
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你
我只想要你的回信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记忆也没有恢复
我还是还是喜欢你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有了
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
每一天都很害怕很不安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看看你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想起一切后我哭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消失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就有一天能够传达在这个曾经有你的房间里
我任然每天创作不息
已经再也见不到你了
但是 爱仍会继续
我曾以为我会再次见到你
可是 你却再次消失而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六年间不间断地将它传达
回音还没有来
回音还没有来

【怪盗joker】#SJ#向九题

1.终于又见到你,却无法和你说一句“好久不见”。
2.你已经忘记了我,我却一直无法忘记你。
3.看着你和他们在一起打闹,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4.你是站在众人面前的光明,我是在你身后的黑影。
5.有你的存在才会有我的出现,因为我是Shadow Joker。
6.我一直就在你身边啊。
7.无论与你多么相像,我始终还是无法触碰到你。
8.如果你不见了,那么我也会消失了吧。我的存在…也没有意义了吧。
9.你还记得我吗,Jack。

【Billdip】花吐き病

不要吐槽为什么设定在亚洲的病会传到北美洲orz
ooc有
非常啰嗦大部分都是和主写CP无关的内容
请考虑考虑再看……
祝食用愉快


“呕!”伴随着一声呕吐声,一片花瓣从Dipper嘴里吐出。Dipper坐在地上靠着墙边。从喉咙不断涌出的反胃感使他痛苦得无法躺下。“呕唔——”恶心感从胃里涌来,又接连吐出了几片花瓣。Dipper抬起头看了看四周,不大的房间已经堆满了他吐出来的花瓣。那本书他翻了许多遍也还是没找到关于他吐花的这个奇怪现象的资料。无论回想多少遍自己去过的地方,吃过的东西也找不到一丝端倪。他先是懊恼,后开始沮丧起来,而渐渐地,他开始感到害怕。他会因此而死掉吗?这真的毫无办法了吗?
“嗨Dipper!别总是闷在屋子里研究那本书了,我们一起出去探险吧!”“呯”地一声,Mabel打开了门,但看见屋子里的情景,随后惊叫起来。“啊!Dipper!这是怎么了!?”看见自己的弟弟正一脸难受地坐在地上,Mabel立刻跑了过去。“咳,咳咳……”Dipper痛苦地咳嗽几声,说道:“我…咳…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呕!”话音刚落,Dipper又吐出了几片花瓣,轻轻地掉落到地上。“Ha——!”看见几片花瓣被Dipper吐出来,Mabel担忧起来:“Dipper!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吧!”“没用的……”“但也比继续这样下去要好啊…来!我背你走!”“不!不用了!”Dipper起身越过Mabel,跑到床上将自己裹了起来。
Mabel在原地愣了一会,又立刻跑走了。看着姐姐离开的模样,Dipper觉得,她大概是生气了吧。他又开始难过起来:连Mabel也不理我了吗?算了随便她怎么样了。Dipper坐在床上他无法入睡,因为吐花的症状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忽然,门被重重地推开,Mabel高兴地跑到Dipper床边掀开了他的被子并大喊着:“Dipper!我想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什么!?是怎样?你查到了!?真是太厉害了Mabel!”可随后,看着Mabel递了一本书给他,他又开始感到失望。这正是平时Mabel和她的朋友们看的书。“快看看吧Dipper!”Dipper皱起眉头,左手拿着这本书伸到Mabel面前,眼睛往左上方望去又看着Mabel,边说着:“噢Mabel,你觉得这种书有可信度吗?”“不知道,不过总得尝试一下吧。”听了Mabel的话,Dipper还是翻开了这本书。
“花吐症…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就会患上花吐症。他们会从嘴里吐出花来,而触碰到花瓣的人会被传染…”“噢天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病!”Dipper抱怨了一声,又继续看下去。“只有在两情相悦的时候才会好……”Dipper看向Mabel:“Mabel,你不觉得这太荒谬了吗?”Mabel高兴地说道:“嘿!这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看在这重力泉我们不也经历过许多比这更荒谬的事吗,试一下吧!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了!”“可就算如此,这根本不可能啊!要说单恋的话,你也知道我喜欢的是……”Mabel眯起眼睛笑着说道:“啊,我知道。没事Dipper,我会帮你的!”“不用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Dipper沮丧地退到墙边坐着。Mabel严肃地看着Dipper:“那好吧,我再找找别的方法,不管怎样我都会救你的!”“Mabel……”“我这就出去给你找方法,等着我!”说完Mabel就跑了出去。
小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只剩Dipper自己一人于花瓣簇拥在一起。忽然,整间屋子都灰暗下来,一个金发男人凭空出现。“Well,well,well,好久不见,Pine Tree。”随后,男人惊呼一声:“Wow!这是怎么回事,你开始卖花了吗Pine Tree?”“这不关你的事,这次来又想做什么,你这个黄色的三角形的恶魔!”“噢!这不对!我是有厚度的三角形。”Bill伸出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而且我现在可不是三角形的,是人类的样子。”“噢!随你的便!”话音刚落,Dipper又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几片花瓣接连从Dipper嘴里吐出。“天啊!”Bill飞到Dipper身旁坐下,不由得惊叹:“原来这是Pine Tree你吐出来的吗?真有意思!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所知的人类应该不会这种事情。”Dipper捂着嘴别过脸,没有回答。“嘿,孩子,你看上去不太舒服。”Bill随手拈起一片花瓣,眼帘半落看着指间的花瓣。揉搓了几下倏地出现了一团蓝色的火焰,随之花瓣被烧成灰烬。
“唔噗——”伴随着一声干呕声,一朵花被Bill吐出。“呕——”看着自己吐出的花瓣,Bill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Pine Tree……?”Dipper嘴角抽搐了几下,说道:“啊,忘了告诉你,只要碰到这些花就会被传染。”“什么!?”随后,Dipper只好向Bill解释了这个病。Bill没好气地说道:“这真有意思,只是实在太不好受了。”同是天涯沦落人,Dipper也没那么警惕Bill了,忽然搭起了话。
“Bill你有喜欢的人吗?那是谁呢?是和你一样的恶魔吗?”Dipper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但Bill没有回答。Bill反问起Dipper:“那你呢Pine Tree?你有喜欢的人吗?”“我……”Dipper觉得告诉这个家伙喜欢谁也无妨,只是不知为何正准备回答的时候,脑海里却闪过了另一个人的模糊身影。“我不知道……”听到自己的回答,Dipper暗暗惊讶了一下,正感到奇怪,Bill忽然投出了一句奇怪的话。“我想我有办法知道。”Dipper奇怪地看向Bill,正准备张口说话,他便被一个黑影覆盖。
Dipper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嘴唇传来柔软而又冰凉的触感却又那么清晰。模糊中只见面前的身影有点像是……有点像是刚刚脑海中闪过的身影。Dipper一惊。“怎么是这个家伙……”当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时,双手已经被另一双手仅仅扣住无法行动。“Bill这个家伙……”Dipper感到身子渐渐热了起来,呼吸也是。脑袋开始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Dipper努力睁开眼睛,想要更加清醒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眼前男人的脸仿佛被放大数倍,清晰地看见Bill长长的睫毛和好看的眼廓。旁边散落下来的头发遮住了一边,柔顺地靠在他高挺的鼻梁旁边。“这家伙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啊……明明是恶魔…不应该长得更可怕些么……”Dipper不清晰地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Bill从Dipper的唇上离开。Dipper因缺氧而有些头晕。回过神,只见Bill还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看见Bill的动作,脑袋忽然清醒了许多,回想起刚才和Bill的事情,Dipper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可恶…你做什么啊……”Bill假装没有听见,把手轻轻放在喉咙的位置,等了一下,感觉没什么问题了。“看,Pine Tree,我们好了!”“咦?是啊……”Dipper奇怪地把手放在喉咙处。嗯好像的确是没事了……真奇怪,怎么忽然就好了……Dipper开始回想起这个病,“只有在两情相悦的时候才会好……”这句话忽然闯进Dipper的脑海里。他感到他的脸热得厉害,僵硬地抬起头看向Bill。Bill也正在看着他,看见Dipper羞红的样子,对他意味深长笑了一下。
Dipper不敢再看Bill,将视线转移到别处。“Pine Tree。”Bill的声音传来,Dipper像一只炸毛的小猫似的震了一下。“我会想你的。”Bill在Dipper脸上吻了一下,就往窗外飞走消失了。捂着脸上被亲吻的地方,Dipper觉得他大概不会再得这个病了。


好像是烂尾。orz


番外
Bill回到自己的空间,在空中呆了好一会。“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无限重复